君听泉

【叶蓝】广州哪家早茶比较好吃?(上)
-ooc(。
-叶蓝大法好啊(。
-我爱河河。
-我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后续xx

     君莫笑:小蓝同志,带我玩一圈广州呗。
     许博远一登上蓝桥春雪的号就看到了消息里出现了这么一句话。
     然后他陷入了沉思。
     这熟悉的语气和这熟悉的ID,还有这句话的内容,让许博远不禁怀疑了下人生。然后他刷新了一下页面,发现君莫笑的那条消息还在,不是电脑抽了。
     不是电脑抽了肯定就是我脑抽了。许博远这样想着。
     于是他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卧槽好痛!”许博远握着鼠标的手抖了抖。他觉得被掐的那个地方肯定红了。
     是真的?是真的。
     他有点庆幸还好现在那帮兄弟不在身旁。
     蓝桥春雪:???
     许博远回了三个问号。
     叶修回得很迅速:“这不蓝雨全员都出国度假了嘛。”
     ……所以是夏休期叶修大神想来广州转一圈奈何蓝雨职业选手都在俱乐部的福利安排下去度假了叶神又找不到熟人就来麻烦我——但是我们很熟吗?!思绪拐了十八弯的许博远脸上露出“=□=”的表情。
  “额这样不太好吧叶神。”许博远发出这条消息后,关闭了消息页面。
     不一会儿,消息又开始闪了。
     许博远想忽略但想想不理人大神好像也不太好,只能认命地点开了消息页面。
     叶修的回复是“麻烦你的可是叶修啊,这样的机会可不是谁都有的。”
     许博远默。
     虽然理是这么个理,但为什么看到这人这样说出来就是不想去做呢。
     他转念想了想,不过说真的,这好像是给叶修大神当导游啊……还是叶修大神啊……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许博远想象了一下场面后,真有点心动了,随后又自我批评了一下自己的没出息。
   “好啊。”
     然后许博远这样回复了。
   “那好,我已经订好机票了,晚上九点半到。”叶修消息回得飞快。
     ……感情您都算好了我一定会答应了?!许博远坐在电脑前久久无语。
     但不知为何,许博远心里有点小小的窃喜,没想到叶修还挺信他的。
     许博远自己乐了一下又瞟了一眼屏幕,发现叶修又添了一句:“对了你们广州哪家早茶比较好吃啊?”
     蓝桥春雪:……叶神啊还是等你到了再想这些东西吧。
————————————————————————
     当晚许博远提早了十分钟乘出租车杀到了机场,然后坐在机场候机大厅的长椅上拿出手机玩起了消消乐。
     许博远一边玩得有滋有味,一边不住地看着手表。
     九点三十分,机场广播响起。
     许博远点了一下手机屏上游戏界面的退出选项,点开了备忘录,确认了叶修所乘飞机的航班次,然后将手机塞进了裤子口袋里。
     想到马上就要近距离与大神交流,虽然不是自己崇拜的黄少天,但是是叶修这个人也让许博远很有些激动。他“啪啪”地拍了两下脸颊,内心给自己鼓劲:冷静,许博远!要淡定!
     人顿时就多了起来。许博远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突然就想起了第十区开放的时候的情景,再然后就碰上了君莫笑这等妖孽。
     许博远觉得还是别回忆了比较好。
     东张西望了一会儿还是没在人潮中没找着叶修,许博远寻思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他,刚想拿手机,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人电话号码。
   “哎,那是不是叶修啊?”“长的好像,不会真是叶神吧?”
     许博远一愣,往旁边瞟了一眼发现是两姑娘在说话,她们已经拿出了手机。他顺着姑娘们看的方向望去,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那人脸白净五官好看但有点虚胖,两手插在兜儿里,有种挺懒散的感觉。
     喔大神真随性。
     许博远感叹,要是黄少的话起码得加顶帽子配副墨镜。
     许博远挺容易想到这些有的没的。
     再然后,就是没来由地有些不知所措。
     他深吸了一口气,提醒自己“不要怂就是上!”。
     他快步朝那人走过去。
   “叶神你好,我是蓝河。”
     曾经他们天各一方,如今他们近在咫尺。




【融松】弱水三千

-文笔请别在意。一向是渣(

-松子哥真好看。


触目望去是一片蔚蓝,赤松子躺在水上,碧蓝的眼睛像一汪泉,其间映着天空,却无神采,昭示着水师此时正心不在焉。
先前灾后重整工作繁忙,顾及不了自己那些不知为何冒出的心思,现在清闲些了,赤松子发觉自己有点变了。
赤松子觉得自己最近有点怪。
在那场可怕的灾难中,洪水如一幕巨大的墙即将倾倒,祝融抓住了他的手,炽热的法力顺着相握的手传入他的体内。灼热的温度在那瞬间包围了他,他有一刹的怔愣,然后又被他人惊恐的呼叫吸引了注意力放下那一瞬脑海中飞快闪过的各类想法。
但是现在,光是想想,那力量相融的感觉,心就不知为何跳得如此快。赤松子按上心脏的地方,默默无语。
仙鹤低下脖颈蹭了蹭雨师的脸。赤松子被羽毛弄得有点痒,不禁轻笑一声,直起身子,伸手摸摸仙鹤矮下的头。
祝融一来便望到了这样的景色。雨师不似平日那般脸色淡漠,嘴角挂着浅笑,连带着绯红的眼角也飞扬了些,谪仙般的人儿染上了些生气。那一池清凉的水,都不及赤松子这一笑,让祝融心境顿时放松。
“松子!”
赤松子听闻熟悉的呼唤,偏过头望向岸边。祝融正站在那儿,眉眼中是张扬的喜意。赤松子看见他,法术稍稍一个不稳,差点儿掉水里,还好及时控制住了,只是湿了衣角。他一步一步地虚踏在水面上,走向岸边,脚尖轻点过水面,泛起一圈圈涟漪。赤松子暗地里深吸了口气,想压制一下快速跳动的心。他开口,还是平日那清冷的语调:“何事?”
祝融咧嘴笑道:“我听闻鹿神酿了许久的十洲春他今日终于舍得拿出来了,怎么,去讨一杯喝么?”
那十洲春赤松子也是听过的,他有点嗜酒,鹿神的酒那自是不能说,只要有人能喝上一点他亲酿的,都是一大幸事。此时他也微微心动,点头答道:“好。”
“那走吧。”祝融说道。
赤松子轻盈跃上仙鹤身子,祝融也如往常那般坐了上去,他伸手扶了扶赤松子,肩头灼热的温度让赤松子一惊。赤松子不着痕迹地偏了偏身子,避开了那灼热的手。他抚了一下仙鹤洁白柔软的羽毛,想平抚自己不知为何而来的紧张。
祝融见赤松子避开自己,眼神黯了一下。
仙鹤展开双翅,发出一声悠远的鸣叫,徐徐起飞。
赤松子有点惊慌,他很少有这种感情,这次,是因为他身边的人。他好像…对那人有了不一样的感情。他不敢深入去想。
所幸独处的时间很快便结束了。
鹿神看到祝融赤松子两人走进来,颇为知雅意地拿出了一坛酒,满上了两杯。
琥珀色的酒液在剔透的酒杯中像块宝石,酒香很快飘了出来,闻一下,就好像醉了一样。
鹿神笑道:“十洲春。”
赤松子拿起酒杯,抿了一口,内心不由地赞叹,纵是他品过许多酒,这十洲春也绝对是酒中佳品。“好酒。”说完,他把酒杯向鹿神递了递。鹿神无奈,又给他续了一杯。
祝融豪气地叫道:“不错不错!再倒上一杯!”“好好好”鹿神又给祝融满了一杯,他觉得,这十洲春被这两人一喝,大概今天就会没了。
一杯又一杯下肚,饶是赤松子酒性好,此时脸色也不免有点红。而祝融是已经醉了,脸已是通红,趴在桌上,嘴里不知在嘟哝着什么。
赤松子有点头疼地扶额,站起身,拉起祝融一只手臂绕过脖颈,摇摇晃晃地走出鹿神的店。
祝融有点重。赤松子想着。
鹿神在看着两人的背影,笑而不语。
两个人坐在仙鹤上,就如往常那般。只是这次祝融靠在赤松子肩上。赤松子整个身体都僵了,木木地一动也不敢动。
“……”祝融小声说着。
什么?赤松子有点好奇,侧耳仔细听着,那是…
“松子…松子…”祝融喃喃道,一遍又一遍。
赤松子的心霎时跳得飞快,好像要跳出胸腔一般。随之脸也红起来,连耳朵尖都红得像出血。赤松子无比庆幸祝融还醉着。
但接下来这句话让赤松子彻底懵了。
“喜欢…松子…喜欢…”
赤松子听到这句话只觉得世界都安静下来了,风声被隔绝了,只剩下祝融的梦呓和自己的心跳声。他低下头看见祝融的眉眼,是自己无比熟悉的。他与祝融相识太久了,与祝融朝夕相处的岁月太长了,长到…好像心中有了其他的感情。
赤松子有点颤抖地伸出手,触碰到祝融的手,还是那般熟悉的,炽热的温度,让他觉得温暖。水与火本不和,但他对祝融从来没有排斥,祝融的温暖,让他甘之如饴。
他握住祝融的手,随后慢慢收紧。他轻轻叹了一声,语调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和爱恋:“我也,喜欢你啊。重黎。”
赤松子永远不会知道祝融听到这句话时嘴角勾出的笑,以及内心早已炸开的欣喜。
祝融永远忘不了他第一次遇到赤松子的情形,清俊的少年雨师站在那儿,像一枝清莲,刹那便让火神灼热的温度降下去。少年雨师眉眼如画,声音清澈:“初次见面,火神祝融。我是雨师赤松子。”
弱水三千,仅取一瓢,便让他甘愿沉溺其间,再也无法自拔。

FIN.

【天行轶事/游律】一日约会(文笔渣,ooc)

本命!!
游律师生设定_(:з」∠)_
撒糖向,文笔渣!渣!渣!

ONE.
    周六的早晨,阳光倾洒向城市,很好的天气。
    游浩贤一边咬着松软的面包,一边思考着今天该怎样约墨律出去玩。欢快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拿过一看,来电人显示着“小律”,心情顿时像飞上天一般,然后又自我嫌弃着“恋爱中的人啊…”。手指点下接听键,游浩贤的声音里的温柔像要溢出来似的:“小律。早上好啊。”
    墨律没有起伏的声音传来,却好像一道惊雷炸在游浩贤头上:“早上好,游浩贤。今天我们去约会吧。”
  “唔咳咳——”游浩贤被刚喝的牛奶呛到了,“小律你说什么?”
   “约会啊。”墨律的声音干脆利落。
   “……”游浩贤一阵沉默,他感觉有一群小天使在他脑袋旁吹小喇叭,他有点蒙。
     他觉得下一次对亘瑶的课业可以放松一下了。
TWO.
     教师宿舍离学生宿舍不是很远,游浩贤来到学生宿舍时,墨律刚从楼上下来。
     游浩贤看见他的女孩向他款款走来。
     少女穿着简单,却不掩其气质:一头朱褐色长发被扎成一对马尾,精致的脸似清水芙蓉,但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原本无温度的赤红眼眸在见到游浩贤后染上了些暖意,嘴唇勾出一个浅浅的笑。
     游浩贤的心顿时一片柔软。
     墨律走到游浩贤身旁,自然地牵起了他的手,说:“走吧。”
     游浩贤偏偏头,就看见了墨律细碎刘海下长长的眼睫像小扇子般,少女下颔的弧度柔和。他握紧了她的手,微微一笑:“嗯,走吧。”
THREE.
    他们今天今天要去的是市区新开的主题乐园,因为墨律说“小瑶去过了,觉得很好玩。”游浩贤在心里给亘瑶点了一万个赞。
    周六的早高峰依旧,公路上车子密密麻麻,公车像乌龟一样在车潮中缓慢行进着。
    墨律托着腮坐在车窗旁的位置上,看着窗外的景色。
     街上人群熙熙攘攘,每一个人都步履匆忙。她的目光透过车窗,没有聚焦的游荡着。
  “小律?小律?”
   墨律回过神来,看向一旁的恋人,问道:“怎么了?”
    游浩贤有点无奈地看着呆呆的少女,柔声道:“我们到啦。”然后他站起来,拉起墨律的手:“下车吧。”
     墨律看见他琥珀色的眼眸中满满的笑意与宠溺,她轻轻攥住了她的手:“嗯。”
FOUR.
     因为是周末,所以主题乐园里孩子和情侣特别多。
     游浩贤觉得这是墨律第一次主动提出约会,应该要有一个浪漫的氛围。他拿着地图扫了一下,女孩子一般会喜欢玩什么呢…目光看到某处,眼前一亮,转过头对墨律说道:“小律……”然而少女已转向了传出无数尖叫声的——过山车。
    游浩贤错愕:不是吧……先下手为强!他拉着墨律就要走:“小律,我们——”少女已经站定不动了,她指着过山车,看向游浩贤的眼神晶亮:“游浩贤,去玩那个!”
     游浩贤欲哭无泪,女孩子不应该都喜欢玩旋转木马这样的吗?!
     两人坐在第一排位子上,这是墨律提出的。游浩贤扣紧了两人的安全锁,紧紧抓住两旁的握手。温柔的提醒声音响起,游浩贤却更紧张了,他咽了口唾沫,旁边的墨律镇定自若。
   “咔”的一声,过山车缓缓启动了,游浩贤心如擂鼓。
    三分钟之后,游浩贤被墨律扶着走出来。
    游浩贤:“我还活着……”
FIVE
     游浩贤扶着长木椅,脸色和他的头发一样白,身形看上去摇摇欲坠。墨律看着他,担心地问道:“游浩贤,你没事吧?”游浩贤摆摆手,有点艰难地说道:“没事,小律,接下来想去哪里玩?”墨律一连报出好几个名称。
    游浩贤:……小律为什么你的口味不太一样啊?!而且为什么感觉你还有点兴奋?!
  “小律,我觉得我要休息一下。”
SIX.
     然后两人疯狂地玩转了主题乐园,因为墨律想玩的,游浩贤都陪她去了。现在他觉得自己快要升仙了。
游浩贤坐在长椅上休息,本来他还想强撑一下去买水的,但是墨律默默不语地先一步起身去买了。游浩贤有点儿泄气垂着脑袋,这和他想的约会情境不太一样。
“游浩贤,水。”一瓶红茶出现在眼前,游浩贤抬起头,墨律已经回来了。他接过来就喝了一口,墨律在一旁小口小口地啜着一样的红茶。
   “这个,好看吗?”
     诶?游浩贤看向墨律。她的发上别了个恶魔角的发卡,白皙的脸上添了一抹绯红,赤红的眼瞳盯着鞋尖,显出几分害羞和可爱,她有点不自然地说道:“唔刚刚看到的。”
     游浩贤怔愣了一下,然后一下子就开心了:“当然。小律,是最可爱的啊。”管它一不一样啊。
后来墨律把发卡别在游浩贤头上,她很认真地看了看,才说:“游浩贤也很好看。”
SEVEN.
    最后墨律问游浩贤想玩什么,游浩贤想了一下,指着一处:“小律,去那边吧。”是摩天轮。
    两个人并肩坐着,摩天轮已经开始慢慢启动了,墨律舔着一个香草冰淇淋,游浩贤给她买的,他知道她喜欢这个口味。
    升至最高点的时候,墨律透过窗望出去:市区的高楼被阳光镀上了一层金色,街道密集的像张网。远处的海浅蓝与深蓝层层叠进,最后与天空连成一色。
墨律靠近窗子,惊叹道:“游浩贤,你看——”
  “小律。”
  “嗯?”墨律回过头,游浩贤已经覆上了她的唇。
    墨律先是呆了一下,后知后觉地发现唇上一篇柔软,睁大了眼睛。游浩贤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脸颊,手上的温度灼热。墨律轻轻闭上了双眼,眼睫轻轻颤动着。
时间是停止了一般,好像世界瞬间失去了声音。
墨律将脸埋在游浩贤怀中,她觉得自己的脸一定很红。怎么…会这么喜欢这个人呢。她闷闷地想。
  “小律,冰淇淋快融了哦。”游浩贤温柔又带着点好笑道。
   “嗯,”墨律闷闷地答道。
Fin.

叶神生日快乐呀!